劳动案例大图一

陈律师亲办案例部分展示 1 上海劳动律师

本案为陈律师亲办真实案例的一例,因涉及当事人隐私,因此案号及当事人信息不公开。

申请人:某先生

委托代理人:陈惠斯律师  电话:17602175761(微信同号)

被申请人:上海某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某律师 

本案小故事:本案在仲裁阶段,系当事人自行处理,仲裁驳回当事人的仲裁请求,后当事人委托陈律师代理本案法院阶段,陈律师收集整理了大量有利证据,在开了几次庭以后,法院最终采纳陈律师的观点,支持了当事人的全部诉请。认定了20044月29日至2019年3月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并且公司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78000元。

本案当事人既是员工,又与公司有合作关系,所以认定有难度。

 

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78,000元。 

案情:

原告于2003年11月进入被告处担任司机一职,后于2005年调整为车辆调度和全国零担发货业务,月工资为2,600元。2019年3月,被告无故辞退原告,原告在被辞退后多次与被告协商关于违法解除的赔偿金事宜,但未达成一致意见。现原告不服仲裁裁决,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上海xx物流有限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请,接受仲裁裁决。原告于2003年11月至被告公司担任司机,2005年开始担任车辆调度。被告业务为仓储和运输,刚开始在松江地区,2010年下半年开始,松江运输业务没有了,只留下仓储业务,其他业务转到了浦东。原告不愿意去浦东,又因为松江有仓库,故2011年7月之后被告将自己的运输业务外包给原告,由原告自己提供交通工具运输,不受被告管理,期间既有支付工资又有支付外包费用,直至2013年6月,双方关系变成纯粹的承揽关系,双方之间不再存在劳动关系。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原被告2011年7月至20193月15日期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2.若存在劳动关系,被告是否存在违法解除行为进而原告主张的赔偿金是否有据?

关于争议焦点一。首先,原告就双方存在争议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工资发放情况提交农商银行交易明细单、上海银行交易明细单、xx发货费用及车运费单予以证明。上述材料能够显示2009年4月至2017年8月期间被告每月支付原告固定款项,其中2012年4月9日之前,均备注为“工资”,之后虽未备注款项性质,但数额连贯固定。另结合xx发货费用及车运费单中记载的“工资”及原告所述相应结算情况,2017年9月至2019年3月期间,每月亦存在固定结算金额。被告虽辩称2012年4月9日之后所涉款项为支付给被告配偶的搬运费,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从双方所签合同有效期自2012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0日的货物运输合同来看,对此亦未体现,故被告该项意见,本院难以采信。因此,原告所举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连贯一致,本院有合理理由采信原告关于被告发放原告工资至2019年3月的意见。其次,加盖有被告公章且有被告工作人员签名的日期为2019年3月15日的证明中记载“今有员工陈xx从入职到2019年3月底止已辞退”,另双方于2019年4月9日签署的协议中亦记载“欠xx工资及发货费162,700元,协议于3月31日付清,从上述所载内容来看,被告均未否认原告的员工身份,亦未否认所欠原告工资的事实,本院更有合理理由采信原告所述双方劳动关系存续至2019年3月的意见。最后,根据法律规定,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发生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被告作为用人单位,一方面陈述双方于2011年7月之后形成承揽关系,且至20136月双方之间不再存在劳动关系,另一方面被告最后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至2016年7月,被告未能就双方劳动关系何时解除如何解除进行合理说明。综上,原告所举证据足以证明原被告20044月29日至2019年3月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关于争议焦点二。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争议,用人单位负有举证责任。本案中,原告就被告的解除事实提交日期为2019年3月15日的证明予以证明,其中记载“今有员工陈明青从入职到2019年3月底止已辞退”,上述内容可以体现被告解除双方劳动关系的意思表示。现被告未能就该解除行为的合法性进行说明,故被告解除双方劳动关系依据不足,原告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计算基数以劳动者应得工资计算,现原告就其在职期间的工资情况提供了xx发货费用及车运费单予以证明,结合原告关于工资的陈述,本院以2,600元为基数。根据上述认定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经核算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000元,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中燕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陈xx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000元。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理机构: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
转载请注明:陈惠斯律师亲办案例

返回顶部

咨询电话 17602175761
联系邮箱 17602175761@qq.com
联系我们联系律师
微信微信